蓝月亮精选料王中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蓝月亮精选料王中王 >

一盆脏水洗千只碗 定安消毒餐具厂脏乱触目惊心

发布日期:2020-05-20 23:15   来源:未知   阅读:

  工人赤手包装、洗后用风扇吹干、有些碗筷甚至从未进过消毒柜,更有员工透露,加夜班时发现有老鼠、蟑螂爬进碗筷箱,随意闹腾在定安定城镇,南国都市报记者暗访发现,一些餐具消毒企业违规经营,生产环境和卫生状况令人忧虑,这些工厂甚至在当地颇有名气。

  一盆脏水重复洗餐具,洗好直接放地上风干记者暗访定安三家消毒餐具企业,脏乱触目惊心

  2012年12月30日,定安定城镇“健诺”厂,初洗餐具的水反复使用,非常污浊。

  每天,他都会经过一家餐具清洗公司。有一天,他好奇地进入这家公司的工作间。

  “我们经常在外面吃饭,也花了一元钱使用消毒餐具,理由是觉得这些餐具是高温消毒了的,更干净;但我看到的,其实就是用清水涮了涮。”

  他说,此后,在任何餐馆吃饭,只要用这种据说是由专业公司清洗、消毒的膜包装餐具时,他都会让服务员重新用开水再清洗一遍,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

  王先生家住海口,在去年12月中旬,他和单位的几名同事驱车去保亭出差,午饭时间,途经黄竹镇时,大伙儿选择高速路口一家餐厅就餐。当他们几人坐下后,服务员问了问人数后便端上了几套用塑料白膜包装好的餐具,可眼前一幕令大伙儿瞠目结舌。“还没拆封,就能清晰地看到杯、碗上布满了黑斑点,撕开白膜一擦,竟然发现是泥土,当场恶心坏了。”王先生说,事后,几人喊来服务员,要求将所有的餐具重新再清洗一遍,只见服务员端来一个盛满开水的大盆,将消毒餐具逐个清洗,结果看到,清洗完餐具的白开水竟变成了淡黄色。

  2012年12月30日下午,记者找到了定安县定城这间餐具清洗厂亮又洁餐具消毒中心。说是“工厂”,但规模不到100平方米,仅仅是由一间平房里的三个小商铺打通而成。两扇卷闸门,一扇敞开,一扇半闭,面朝相距不过2米的一家幼儿园。平房没窗,记者穿过打开的门,走进去。房间里显得比较黑暗,采光严重不足,消毒水和剩菜剩饭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门口,一名男子,穿着便装,正在将回收来的餐具放入一个大水池里。只见男子将带有剩菜剩饭的餐具放入池子里。随后,该男子便拿着一个大拖把,将池子里被水清洗掉的剩菜剩饭“推”到地上,整个水池肮脏不堪,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水池边,10多个蓝色塑料筐内堆满了刚回收来的餐具。被工人们粗略清理后的餐具,被搁入水池。水池里面,浑黄污浊的汁水表面漂浮着厚厚的一层油渍。池壁边沿早已积聚起一条浓稠的黑色污垢带。

  沿着机器,记者看到,工人摆放好的餐具,放入机器运输带后进入下一个环节消毒环节。记者看到,数百个碗碟通过简单清洗后被传送到一个密封的机器里。不一会儿,另一端的工人将这些餐具放入筐子内进行打包。

  “这是在给餐具高温消毒。”一名妇女说。“怎么消毒的?”由于是密封操作,在记者的要求下,一名女子打开了机器,记者看到,原本带有水迹的餐具通过机器后变得干燥。“你可以把手放入到机器里,有风的。”此时,另一名妇女说。

  “不是高温消毒吗,手伸进去不烫伤吗?”见记者有所顾虑,该女子将手伸进了机器。随后,记者按照该女子的做法,将手伸进机器,结果发现机器里不停地有暖风送出,并没有感觉到高温。

  “这也算高温消毒,就是烘干机器吧?”见记者询问,这名女子没有做声便走开了。

  记者在厂房转了一圈,发现里面肮脏杂乱,一间大约100平方米的厂房,去渣、浸泡、机洗、消毒、包装、储存全在里面。在一间大约2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堆满着清洗过的筷子,为了能够尽快包装,工人们在这里放了一台吹风机用于烘干水分。一名女子坐在一个矮凳上,将筷子摆放整齐后放入机器里进行包装。这名女子在摆放过程中,没有戴手套,全是赤手摆放。

  在将餐具往塑料膜内装的时候,她们的双手不断碰触餐具表面。“这样不是白消毒了吗?”记者一边上前询问,一边故意用手摸了摸餐具。其中一名女子说:“没事,你看看,手干净着呢”。

  记者一直盯着刚才用赤手摸过的餐具,只见几名女子将餐具放入了蓝色的筐子里,准备打包。在打包机器旁,装上塑料膜的成套餐具封口后,放进热收缩包装机中,就成为“消毒餐具”成品。

  在新华路附近一家名为“健诺”的厂子,眼前的一幕让记者大吃一惊。只见一间敞开的几十平方米的大院里,四五名中年妇女正围在一起清洗餐具。这一处厂房从严格意义上说,还不能算是正规的厂房,大院里只有一个简单的用水泥砌成的清洗池,池里堆满杂物垃圾。工人们坦言,这个消毒池早已荒废多年,出厂的部分碗筷也从未进行消毒。

  从现场环境来看,整个清洗环境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工作区间完全敞开,污水四溢,地面上到处都是清洗餐具后的残羹。尽管工人们都戴着手套,但是没有穿工作服,也没有按照规定佩戴口罩。

  在地上,几名工人正在清洗塑料盆里的碗筷,这些碗筷一看就是饭店里使用过的,有的还夹杂着一些残羹。让人觉得诧异的是,工人清洗碗筷使用的并不是流动的活水,而是在积满水的塑料盆里对碗筷进行清洗。这样的水被工人们重复用来清洗餐具,并不是清洗完一批就重新换水。

  在小院子的墙角处,堆积了数十个蓝色筐子,里面堆满了清洗后的餐具。攀谈中,一名工人坦言,这些从浑浊不堪的盆子中清洗过后的碗筷,她们还会再清洗一次,然后就摆放在院子里的空地上自然晾干,晾干后用机器封装成成套的消毒餐具,最后进入市场。

  随后,记者又来到扬墩坡村一家名为“保食洁”的消毒中心,结果发现,现场环境同样糟糕。见记者拍照,该厂老板解释,由于当天下雨,所以根本没有来得及清理现场。“我们都是些下岗工人,做这行不容易。”该老板告诉记者。

  当日,记者来到当地一些大餐馆大酒店进行调查,发现在绝大多数餐馆,顾客只能被迫花费一元钱使用消毒餐具。在当地的一家餐厅门口,门口附近摆放着一次性消毒餐具,餐具包装上的厂名正是当地的“亮又洁。”

  记者在该餐馆吃饭,要求服务员将消毒餐具拿走,改换散装餐具。服务员面露难色,说餐馆自己没有餐具,在餐馆吃饭的所有食客都只能使用一元钱的消毒餐具。

  一整天,记者先后询问当地10多家餐馆,其中超过一半餐馆,顾客只能使用消毒餐具,其中有两家餐馆表示顾客也可以选用餐馆自己的散装餐具。

  在沿河二路,记者在一家海南菜馆调查。老板说,消毒餐具是由公司早上送上门,同时将前天用过餐具收回去。“这样省事,也省人工。”餐馆老板透露自己喜欢用消毒餐具的原因说,每套餐具公司收他6毛,“顾客使用,餐具上标明着,一套一元。”

  记者为这名餐馆老板算一笔账,一套餐具,餐馆什么都不用干,可以白白地从中获取4毛利润。该餐馆平均每天使用100套消毒餐具,一天下来,光赚消毒餐具的钱,就可以白白获得40元,一个月以30天计算,就是1200元。

  餐馆老板说,以前为了洗餐具,他需要专门聘请一个洗碗工,再加上水、电等洗餐具费用,加起来要1500元。使用消毒餐具,这笔开支他也可以省下来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