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亮精选料天天好彩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蓝月亮精选料天天好彩 >

专访杨莎莎:让MUSEE名见成为身边的奢品流通服务管家

发布日期:2020-12-22 10:2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2020年如此复杂的经济和市场环境下,二手奢侈品行业却如同一匹黑马,呈现出令人惊叹的生长态势。

  据二手奢侈品转售平台The RealReal最新年度奢侈品转售报告显示,疫情发生后平台的交易量激增,高价值珠宝的销售额增长尤为强劲,是低价值珠宝销售额的22倍,高价值手袋和手表的销量分别比同类别中低价值商品的销售增长了2.4倍和6倍。

  随着时代发展,中国消费者对于奢侈品消费呈现多元化认知,消费理念与消费习惯也在逐渐发生变化,目前中国奢侈品行业发展现状是一手市场容量不断扩大、二手市场潜力有待激发。

  赢商网特此专访华夏理想集团董事、MUSE名见品牌创始人、品真阁&MUSE名见CEO 杨莎莎,与其就MUSE名见的创立和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古店源于日本,走在日本街头,中古店随处可见。目前,日本的中古奢侈品市场达到200亿日元,且发展出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随着近几年“中古”风吹进中国,二手奢侈品也逐渐被人们接受和认可,尤其是一些中古包和首饰,款式经典的同时极具收藏价值,在流通的过程中,它们可能会比本来的价值更高且更保值,“它是一种很新型的消费模式,也是一种比较新型的业态,”杨莎莎在采访中讲到,“疫情过后,中国处在这样一个阶段:不管是中产阶级还是中高产阶级,都会有这种变现和再购买的需求,大家会越来越多的知道使用这个奢品其实是使用它的一个阶段,而不是使用它的终生。” 二手奢侈品流通不仅是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更是分享经济。

  环保理念是分享经济中的重要一环,日本的环保理念产生较早,但是现在中国的很多年轻人也越来越注重环保理念,更多具有环保理念的品牌被消费者接受和喜欢。

  但是,在国内的二手市场发展不能完全照搬日本的中古店。中国的消费方式和日本不太一样,我们喜欢逛购物中心,但是日本更多是街边店,以步行为主,杨莎莎说,“我们应该算是第一家进购物中心的二手店,因此跟各种购物中心的合作都是比较深的,我们最看重的还是购物中心的人群的粘性和消费频次,包括社区型的购物中心。购物中心会给消费者更大的信任度,也更贴近消费人群的习惯。”

  MUSE名见不仅是奢品消费平台,也是为消费者提供全流通服务的平台让每一个热爱环保和生活的人能自己定义专属的共享生活。

  MUSE名见的名字来源于法语,意为“博物馆、珍宝馆”,名见既是珠宝奢品集合店,也是中古时尚博物馆,作为一个全新商业体,它将日本中古店与欧美买手店模式完美结合落地中国,为消费者打造一个充满奇妙精致的珠宝奢品集合店。“你在逛的时候,会觉得这里琳琅满目,不知道会碰到什么东西,但又觉得很有意思。” 杨莎莎说。

  MUSE名见隶属于华夏理想集团,起源于华夏典当行,集团在鉴定评估领域拥有27年业务基础,超过200位专业鉴定师,为消费者提供销售、鉴定、评估、收购、维修养护、回收换购等一站式专业服务。货品涵盖高级腕表、奢品箱包、精致珠宝、时尚配饰等品类,每一件商品上柜前都经过多道质检工序及专业养护,并附有专业鉴定师报告。MUSE名见致力于成为中国奢品流通服务首选品牌,为消费者提供全方位优质服务。

  CEO杨莎莎一直精通于二手奢侈品流通业务,多年的海外留学经验让她接受到国外的二手和复古文化,同时感受到了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强大需求以及中国二手奢侈品的市场变化。“基于现在年轻人的喜好和流行的趋势可以看出,大家喜欢逛中古店,为了迎合这种需求,有必要去做一个新的品牌,所以MUSE名见诞生了。”杨莎莎说。

  MUSE名见的线下运营能力相对是比较强的,这来源于其品牌的多年积累,MUSE名见利用线下进行实体拓展,同时进行线上服务功能的打造,以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的方式去经营品牌,与市场上同类型品牌拉开了差距。“其实不论是线下的消费实力还是消费的客单价,线下都要比线上好。二手商品是特别需要信赖度的一个品类,线下实体经营的信任度会比线上更容易建立。”杨莎莎向我们解释了MUSE名见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的初衷。

  因为疫情黑天鹅事件,受到商场和客流影响,MUSE名见很多线下店都暂时关停了,“但是由于我们自己有线上的平台,还有一些消费者的积累,于是我们迅速反应,并在平台上做了一些直播。”在提到疫情期间的品牌运营时,杨莎莎向我们介绍了MUSE名见的做法:一是在微信朋友圈进行销售,二是和抖音等平台进行合作,三是通过淘宝等平台进行一些直播。

  场景直播是MUSE名见一直以来进行的直播形式,在线下实体店直播、拿货、试用、搭配,无形之中提升了消费者对于品牌的信赖度,在作为一种销售模式的同时,也起到了很好的品牌宣传作用,因此这种形式也被MUSE名见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在提到对MUSE名见未来线上平台的发展规划时杨莎莎提到:

  “二手奢侈品领域对于内容的传播是非常重要的,消费者越是深度理解这个市场是什么样子的,对它的信赖度、品牌的理解度可能就会越深入,我们通过视频内容传播的方式很好的说明了我们在做什么样的事情,通过线下的场景介入,让消费者知道我们是怎么看待二手流通,这样能够更快得跟消费者建立信任度,所以在视频平台的布局以及直播依然是我们线上发展的主要方式。”

  MUSE名见发展至今已经拥有多家线下实体店,位置多集中于人流密集的商圈,如北京前门北京坊店、北京房山龙湖天街店、北京SOLANA蓝色港湾店、北京金源新燕莎MALL店、龙湖南京龙湾天街店、龙湖南京江北天街店、北京西红门荟聚店等。

  MUSE名见首家概念买手店坐落于北京前门北京坊园区内,赋予商场永恒的生命与价值是它的核心理念。

  MUSE名见希望通过“柔性边界”空间的设计理念,打造多轨道滑动与多边柜台灵活调整来实现更多空间与场景的应用。打破时间与空间的界限,传递精致好物不会受限于时间的品牌理念,经典即不会被时代更迭所限制,也不被某种风格所定义。

  “日本更多的是独立店面,没有办法做成连锁,但是在国内的话,我觉得完全可以做成千店千面。”杨莎莎解释道:“比如说珠宝,其实我们库存都很低,不像很多珠宝店它的那个一款设计可能有几百件,或者上千件,我们一款可能只有三五件,分布在不同的门店,但是这几件卖完了就没有了,除了长盛不衰的经典款以外,其他都是在周周上新、月月上新,所以我们会做到千店千面,我们希望,MUSE名见虽然是连锁店的形式,但是可以做到每个消费者在不同的区域里面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店逛起来都不一样。”

  目前,国内奢侈品市场处于“一手市场容量不断扩大、二手市场潜力有待激发”的行业现状当中,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世界占比仅为10%,与一手市场40%的世界占比,市场地位极不相称,同时也预示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巨大潜力。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在疫情之前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今年中国的二手商品销售额将达到1万亿元,是2017年的两倍。

  奢侈品市场目前也存在许多问题,如货源规模化组织困难、假货泛滥、行业关键人才匮乏、缺乏具有公信力的鉴定机构、售前售后服务不完善、缺乏具体的行业标准,以上方面存在着复杂的链条,也是制约行业发展的关键所在。

  MUSE名见有信心克服这些困难,因为其背后有华夏理想集团的实力支持,集团旗下有华夏典当行、品真阁、华夏鉴定、MUSE名见四大品牌。其中华夏典当行成立于1993年,27年发展历史是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拥有特种行业资质的典当行之一,也是目前全国规模最大的典当行之一,拥有200+权威典当师、鉴定师等专业人才,MUSE名见共享华夏典当行优势资源,充分保证产品的高品质,希望用循环流通的业务能力包括专业鉴定师的买手团队,打造一个千店千面的零售体系。

  杨莎莎在采访的最后说道:“与其把MUSE名见定位为一个奢品消费平台,不如说它更像一个为消费者提供全流通服务的平台,我们希望通过专业的鉴定能力,成为消费者身边的奢品流通服务管家。”

  调查显示,蒂芙尼与LVMH的交易仍有65%概率能够完成,价格或降至每股127.50美元,预测范围从100美元至130美元不等,此前交易额为160亿美元。

  Prada将通过线下线年春夏女装系列,该系列也是Miuccia Prada和Raf Simons担任品牌联合创意总监后的首个时装系列。

  蒂芙尼起诉LVMH,指控该公司故意拖延反垄断审批进程!此前,LVMH宣布,由于法国政府要求和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无法按原计划完成这笔收购。

  Tods第二季度业绩低迷,销售总额大跌56.3%,降幅远超大多数奢侈品竞争对手,调整后息税前亏损为6410万欧元,但中国市场恢复双位数增长...

  开云集团旗下瑞士腕表品牌Ulysse Nardin和Girard Perregaux因为销售业绩不佳,将裁员约100人占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相关工作在9月底完成。

  随着疫情好转,奢侈品市场开始回暖。疫情期间,电商渠道成为众多奢侈品品牌的“首选渠道”,寺库也通过直播带货这种新形势创造出第二增长。

  SMCP集团上半年销售额同比下跌31%至3.728亿欧元,总营收下降近64%至5510万欧元,净亏损8850万欧元;中国大陆市场在6月恢复了销售增长...

  开云集团旗下圣罗兰决定不参加巴黎时装周,此外也不举办线下时装秀,而是通过线年春夏男装系列,该新品将在9月9日和消费者见面。

Power by DedeCms